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体坛时评 > 正文  

2020,这是我的“东京奥运日记”

2020-07-27 来源:宁夏体育频道

2020年7月24日,原本是东京奥运开幕的日子。在这个大赛缺位的时空里,让我们一点点遁入时空隧道,来追溯一名东京奥运工作者的故事。

这是一部属于她的,未就的《东京奥运日记》。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到这日才找到,曾呼吸过空气。」

推倒带,开始。

文 / 一鹤

东京奥运会广播中心工作人员

11

2020年7月24日 星期五

今天是2020年的7月24日,原定的东京奥运开幕日。

然而,东京街头,奥运会倒计时的数字却像倒带一样,又返回了365天。

奥运圣火在希腊的采集、在日本境内短短的传送……如果你问我这一切真的发生过吗,我可能会回答没。度过的这半年太不真实,现在除了偶尔买到带着东京奥运logo的商品之外,奥运热度仿佛从未在我的生活中经常出现一样。

寒假的回国计划被忽然愈演愈烈的疫情所停下来,接下来日本也发布了「非紧急非必要不要出门」的自肃请求,然后是大学延后一个月开学并决定所有课改为线上展开。在日本群居、没体验过宿舍生活的我,不仅闻将近在国内的家人,周围也没有了同学与朋友。

开学之后第一次上网课

但剧情本该不是这样的。

我不应当在这个类似的日子里看着电脑屏幕,对着写出不出来的论文一而再的皱眉叹气。

在平行时空中的现在,我应当在日本面积最大的展示场地――东京BigSight,在负责管理奥运会广播的国际广播中心(IBC)里对接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人员,为了今晚奥运开幕式的全世界同时直播而整天的焦头烂额,为了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可以在各种平台上缴看到奥运会的比赛而尽自己的一份力。

奥运会能成为一个世界话题,很大程度上乃是国际奥组委(IOC)分设的奥林匹克广播服务(OBS)和奥运会的持权转播商(RHBs)在幕后的功劳。比如中国的RHBs――就是拥有着超过13亿观众的CCTV。而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有大约90个RHBs,包括68个次级许可,奥运会比赛开始后或许还将有300家左右副转播许可持有人商。

反对这些转播商工作的,是OBS在马德里总部的170名月员工,和在东道主国召募的9,500名临时员工。再再加大约14,500名全世界各地的RHBs的工作人员,整个奥林匹克广播大家庭就有大约25,000人。

而我,就是这1/25,000。

是的,作为一名东京奥运会广播中心的工作人员,此刻的我,理应已经在「奥运前线」忙得不可开交了。

然而,这半年来,我每天被禁足在将近20平方米的小公寓里,过着除了做饭、整天、运动之外什么都没的简单生活。

没社交,没有情绪波动,有的时候甚至实在自己变为了奢华笼子里的小仓鼠,在笼子里东不吃吃西跑跑,时间就这么日复一日的一眨眼过去了。

10

2020年4月29日 星期三

昨天和好朋友视频,他吐槽我说道:看你写东西这么多年了,怎么最近不共享生活,重写一些我不懂的东西了。

虽然我辩解道写出书评是为了敦促我自己多看点书,但是更可能是最近的生活比较单调,有的时候甚至感觉自己对周围的事情不太热心了。

好像除了日本,不管是在欧美求学的朋友还是在国内读大学的朋友,都没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独居的经验。独居并不是寄居宿舍,也不是拆分出来的房间,而是完完全全为一个人生活设计的房子。有可能也只有日本这种有距离感的地方,才会设置一个又一个的单身公寓吧。

有的时候,实在不去感觉生活的话,一天一天也就不会无比平淡的溜走了。之前感觉日本女生都精美的过分,一度十分鄙夷,但是现在,不知不觉自己也开始了同样的生活方式。

某天省略碳水的高蛋白低脂早饭

比如,在这段社交隔绝的类似日子里,提前备餐就是我养成的最好的生活习惯。可以让每一顿饭不花太多的时间就吃得更营养,也可以不出做饭的时候让自己手忙脚乱。

今天虽然不是4月的最后一天,但是明天我就开学了。所以卡在今天作为4月的尾巴,期望自己可以加油存活。祝大家开学幸福!

09

2020年4月5日 星期日

最近每天意外的扩充,甚至有一种时间过于用的感觉。

本身想要写写我虽然没switch也不玩动森,但是真的去了现实生活中的无人岛,看了樱花、在沙滩捡了贝壳、看鲈友们钓鱼。不过写出了很多最后还是删掉了。

登上无人岛看太平洋

想一起一句书里的话:

人类十分喜欢嘈杂和纷扰,所以入狱才沦为一种很可怕的惩罚。

「孤独的幸福」,成了一件无法解读的事情。

08

2020年4月2日 星期四

看新闻,奥运宣布推迟后的这几天,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又因为预算增加的问题吵得不可开交。

但是,相比较日本政府,日本民众对于东京奥运会的广泛态度,似乎一直不够热烈,甚至可以说道是「热烈」。

以东京奥运会志愿者为例,2020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志愿者共需召募11万名。其中包括8万名由运动会组委会招募的「运动会志愿者」,他们将参予场馆和运动员村的运营。此外,还有3万名由东京都政府召募的「城市志愿者」,他们将在车站和机场获取交通和旅游信息。

但是,面临如此大的人力需求,从军参与甄选的大部分,却都是来自各国的留学生、或者从小在外国长大的日本人海归,真正应该去发光发热的普通日本大学生寥寥无几。

对英语相对高的拒绝,只是其中一个门槛。更重要的是,大部分日本民众对于奥运会的举行仿佛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他们始终在客观耐心的看待,奥运会将给他们带来什么。

所谓举国上下的奥运热度,更看起来「高温」的日本政府,期待捂热「冷感」的日本民众罢了。

此外,由于东京奥运会的志愿者召募具有严苛的「每天工作8小时以上」、「工作10天之上」的硬性拒绝,要召募这么多的人并不更容易。所以,文部科学省(相等于中国的教育部)要求全国各大学在课时决定上更加灵活,以方便学生参与。

根据IOC在2019年9月公布的数据,第一轮甄选大约有20万人报名,其中8万人通过了筛选。在申请者的构成方面,日本人占到64%,非日本人占36%。而20多岁的人,虽然在应聘阶段占到总人数的36%,但参与试镜的比例较低,其中只有16%的人被录用。

2018年,志愿者招募宣传刚刚开始的时候,日本一家电视台在街头告知了100名东京的大学生,否愿意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奥运会,以了解他们的真实感受。调查结果显示,100名学生中,只有45名学生对志愿者报考表现出有了大力意向(8名学生不愿报考志愿者甄选,37名学生愿意考虑),而55名学生则必要表示不想录取。

除了「做到义工没报酬,所以我们对义工没什么兴趣」之外、一天只补偿1000日元(折算人民币70元)的交通费也让很多人沮丧止步。

「我不能原谅奥运会的举办收了那么多企业的退款、可以创造那么多的收益,但他们不送给我们,只想让我们白干活。」一名日本小哥在接受专访时说。

而针对大学课程需要根据奥运会的决定而作出调整,100名大学生之中有57名回应无法解读。在大部分大学生看来,自己的时间已经全部都被规划好了:打算期末考试、参与就任活动、和朋友家人聚会旅行等等。但因为一项「和自己无关」的赛事,而睡觉壮烈牺牲到了自己的生活决定,在很多人来看并无法辨别孰优孰劣。

还没有等日本政府用奥运热情将普通民众们「捂冷」,就步入了奥运会不得不延期的要求。所以,整个日本社会对于奥运的热情立刻降温。「应当直接中止而不是推迟」的声音沦为了社会中的主流。

不过,如果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真的中止,那些运动员们怎么办?

目前,无论是选手还是相关人士,都带着「明年真的能顺利吗」的忧虑心理,正在为明年做准备。并且由于奥运会延期到明年,所以其他比赛的比赛日程也都必须做出适当的调整。但奥运会的大原则是「对其他的每一项运动都表示敬意」,所以,这种让其他赛事都为这一项不确认的比赛「停下来」的不道德,真的表达出有奥运精神了吗?

07

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

2020年3月24日,大约一周没外出的我,决定敲放风,和朋友们在外面小聚。

可没曾想,晚饭吃到半中间一浮现,就这么精,在餐厅的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新闻直播:

2020东京奥运会,月宣告延期一周年。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会长托马斯 巴赫在电话会议上,指出了“将奥运会延期到明年夏天”的决定。这是奥运会――这项代表了世界体育精神的顶级赛事,在百年来第一次超越了间隔4年举行的传统。

那一瞬间,我的感情非常复杂,不舍、迷茫、伤心,却又夹杂着一丝释怀。

新年之后,盼来的却是疫情的突然来袭。不仅生活节奏被完全被打乱,奥运会能否成功举办也沦为了大家每天都关心的问题。

照常?延期?取消?无观众?各种各样的猜测之前层出不穷。而甄选了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的大家更是焦急,因为工作时间上的严格规定,所以来从军的都是大学生,如果奥运会再次发生了重大日程改变,很多人的就学、去找工作、进修等等的安排可能会被严重影响。

身为奥运会工作者的一员,我也每天注目着风吹草动。但对于奥运的热情却在IOC和日本政府的踢皮球之中,渐渐冷却下来了。

面临汹涌而来的疫情,人类真是如此渺小。

曾几何时,我也被日本民众们对于奥运会一贯的「漠不关心」所影响,变得冷眼旁观起来,对于疫情有可能不断扩大的恐惧,压过了对于奥运会的激动。

但是,当真正看到延期的消息时,我忽然想到了本届东京奥运会是以「体育,拥有改变世界与改变未来的力量」为愿景,在「所有人都力争突破自我」,「每个人都相互接纳」以及「相连未来」的三大理念的支撑下,期望多元文化和反对多元化的体育精神能在幸福的未来永久持续下去。

隔离期间,在家锻炼的我

希望明年,东京奥运会不论否可以顺利开设,奥林匹克所代表的体育精神与文化,可以让世界上的我们联系得更密切一些。

06

2020年2月14日 星期五 情人节

今天是2月14日。

看见很多启动时,都在谈因为今年的疫情,好好的情人节变成了异地恋。的确,如果跟家人呆在一起还好,如果是一个人被隔绝起来14天,与外界的联系只剩下手机的话,真的不会感觉孤独的胡言乱语。

不过对于我们留学生来说,孤独恐怕是常态。这两天日本的疫情变得越来越相当严重,更担忧的是电车上还是有很多日本人不戴着口罩,爸爸妈妈疯狂的每天监督我一定要睡在家里。因为我的房间较小,睡整天吃完看剧基本都不需要挪动,所以再怎么说,我每天都想要外出走走。

今天本来计划是不出门的,后来也是算了算时间,赶着大部分人在下班的时间,全副武装的去了拳馆。我已经感受到了花粉季节的到来,外出都不敢大口喘气,生怕排出花粉狂咳嗽。但是晚上终其一生雨之后,我也不敢大口大口地排便新鲜空气。

这一刻,突然才感觉原来排便的自由也是如此的宝贵。

我的情人节普通的过去了,但是希望大家的爱都永远会被任何事物隔绝。

05

2020年2月12日 星期三

经历了长约一个月的灾难期末之后,我终于休假啦!前面一周日夜反转的补完了所有我想要平的剧。不过相信国内的朋友不会很有感受,在家窝一天是真的不会实在很烦躁,所以我想让自己新的整天一起。

今天是最后一个晴天,接下来一周都会下雨。早上睡觉了个懒觉,然后我外出去打了摔跤。

感谢学姐的介绍我去体验boxing,打沙袋的感觉,真的比单纯的跑步感觉好太多了。

去打拳前,自己被绑的手带

04

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

OBS工作人员从军考试的成绩终于公布了!

我在沟通、热情、团队合作满分10分中都拿了9.5分,在培训考核的笔试中拿了9分!并且被分配到了去奥林匹克广播服务的心脏――IBC工作!

三个考核已完成之后得到了最终成绩

从今天开始,我将月沦为一名东京奥运会的Events Officer!

03

2019年11月27日 星期三

今天,是我参与东京奥运的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的工作人员的试镜的日子。

由于我甄选的时间比较晚,所以紧锣密鼓,在两个星期之后就参与了为期三天的培训,并紧接着又参与了三次考核。

不过,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一对一的试镜,一共6位负责人中,我被分配到了IRE部长所负责的小组。所谓IRE――即Institutional Relations and Events,是整个OBS中与转播商联系最密切的部门,负责管理向各个转播商提供一切所需要的反对。

而这个部门下设两个团队,Broadcast Venue Support/Venue Liaison团队将派驻各个会场,负责决定选手与媒体间的交流;Events团队将派驻在国际广播中心,负责大本营中的一切事务。在各项考核完成之后,IRE的部门经理将会负责管理团队的分配。

其实到了日本之后,显著的感觉自己的英语在退步,但是「英语只是一个交流工具」的感觉却在不断增强。尤其OBS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部来自西班牙,英语也不是他们的母语,这让我在试镜时更能把精力放在的表达而不是语言上的精确上。

除了自我介绍之外,部长还分别问了我,为什么希望重新加入IRE,实在这项工作哪里最有吸引力、哪里最有挑战;奥运会的不好的一面是什么;奥运会将给日本带给什么;外国人可以像日本人自学什么等等问题。

这些问题,说实话,已经远超过了我事先准备的范围,因为我以为的试镜不会更像是英语的考核。所以,我在面试前只严肃复习了印发的培训资料。但是当她得知这些问题的一瞬间,却带来了我很多对于奥运会和作为一名工作人员的新思考。

每一项体育赛事,不管看上去多么的矮小上、最终完成度多么高,都是由背后无数个微小的细节所堆积起来的。由于自己之前有在北京的组织高中校园足球赛、在大学的体育不会担任经理的经历,更是明白「知易行难」的道理。

所以,这份工作最具备挑战性的,正是「工作职责」简单几行字所总结的每一个细节。

在我看来,奥运会的举行能带给日本的好比是经济的复苏,而是让普通日本民众可以打开心扉、拥抱世界上的多种文化。

在面试时,我质问考官是否和我刚来日本时一样,以为东京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落地之后却发现真正的日本是「国际化」的反义词。但是通过2019年在日本举行的英式橄榄球世界杯,我可以看见很多日本民众由于耳濡目染,很自然的开始去关注着一项新的赛事、去尝试解读有所不同的文化。所以我认为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将给日本民众们带来全新的活力。

而关于外国人能像日本自学什么,我指出我们不必须学日本人的讲礼貌守规矩,而是应当向他们自学「对于自己国家传统文化的尊重与保护」。作为在日本用英语求学的学生,身边的同学来自非常多有所不同的文化背景,所以更能体会到在全球化发展的飞速的今天,热爱自己国家的文化、保持这些文化给自己所带来的不同,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面试之后和爸妈共享

作为参与过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的我,非常希望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也可以再一次向世界展出中国,更希望每一名中国人都可以发自内心的热衷中国的文化。

也不告诉,我这些在一瞬间想要出来的、最真实的思考,能不能打动面试官。

02

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我可能不会错失东京奥运会了!!

留学在日本的我,一直希望处于经济独立的生活状态。

所以,当我看见东京奥运会的志愿者需要每日工作8小时以上、连续工作10天以上的硬性要求,并且每天只缴纳1000日元(大约折合人民币66元)的交通费时,我一度萌生了报名志愿者的念头。因为我所住的地方离各个场地都有一定距离,起早贪黑不说,从通勤上来看可能还必须倒贴不少钱。

尽管这着实是一个难逢的,与奥运盛会近距离接触的好机会。

本来以为就要与奥运会这样擦肩而过,11月初我却忽然在网上看到了OBS发布的召募信息――由于OBS是一家公司而不是政府部门,所以看起来普通的打零工(アルバイト)一样,会按工作时长支付工资与交通费。

更幸运地的是,其实召募在很早之前就累计了,但是日本人大学生对于奥运会的热情,车祸地并不高,再再加OBS服务的对象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人员,有一定的英语拒绝,所以有很多岗位依然有遗缺。

于是,今天凌晨两点,我一边抗拒着困意,一边填好了个人简历、并参加了线上的英语读者和听力测试,提交了申请表。

网申填上已完成

然而,我在通过测试之后发现,想参予志愿工作的话,还要参加三次的线下培训。在培训之后,还会再针对培训的内容展开一次线上的考核、一次线下的小组合作测试和一次一对一试镜......

不管能无法顺利通过,有这个机会就有加奉献了!接下来也继续希望吧!

已完成之后第二天才和我爸妈汇报

01

2019年7月24日 星期三

任务艰重的期末过去了一半,距离上次的生活记录也一晃过去了半年。还是无法偷懒,心情和点子就是不存在在特定时间段的事物,时间稍微向后推移一点点,就全部转变了。

有可能来了日本之后一个人的时间增加了不少,再回看从前的经历,发现更多的时候被满足的是一种「自我幻想」。当然,并无法说道现在我就没自我幻想了,但是“我”已经可以辨别出有并且不会不断尝试去打破,尝试构建真实的自我。

我看完很多Vlog也拍过Vlog,这个世界读过着精彩生活的人真的太多太多。每天挤迫在日本的电车里看着每一个人,装扮时尚的大学生、歪七扭八的上班族、带着很多甜美小孩的妈妈……他们的生活如果要拿出来讲一讲,也一定会有很多或大或小或悲或喜的事情吧。

不过,我也看到法国哲学家福柯,在辩论自我的时候讲的故事:年长的修道士急迫的想成为圣徒,所以他比其他人死守更多的斋、吃更多的苦。但是他的修行导师却一眼看穿了他,认为成为圣徒并不是他的真实愿望,而是想收获别人的赞美,这就是一种偏离的「自我」。

世界越来越大,人作为个体的不存在价值,却似乎越来越小了。

2019年7月的我

哦对了,明年今日,东京奥运就要开幕啦。

期望明年夏天,可以成为我值得回忆一辈子的记忆。

部分内容整理自作者个人公众号「涨潮了」

本文编辑 / 殷豪男

上一页:2比1,AC米兰用3连胜改写56来壮举,欧冠7冠王赛后好消息不断!

下一页:久违的掌声CBA成国内首允许观众入场体育赛事-体育节拍-北方网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佳兆业地产 佳兆业地产 佳兆业地产 佳兆业地产 佳兆业地产
备案号: 网站: 宁夏体育频道